欧宝app官网下载

常州市武进区湟里高级中学
博文苑
当前位置: > 常州市武进区湟里高级中学 > > 博文苑 > 小说天地

原创小说3篇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人:教科室  发布时间:2012-04-01  浏览次数:

 

高二(4)班 孙 文
    苞头山山冈上长着一大片不知名的花。已是夏至了,这些花也都只是才刚刚长出花苞,似乎离它们向人们展示这个世界的美丽还得要有一段时间。
 在苞头山下,有一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庄,村里村外似乎还保持着旧时期的劳作状态,依靠着牛来为他们养家糊口,而这中间却有一个妇女与众不同。她是骑着一辆自行车早出晚归的。
 阿凯知道,他的第一个目标出现了。阿凯是一个刚走上“江湖”的小偷,种种原因迫使他放弃和这些村民一样的农种生活,转而奔波几十里的大山来到这样一个与自己所处的村庄极似的地方来进行他人生第一次的偷盗,也许也只有这样一个让他熟悉的地方才能掩盖他的慌张。
 夜幕降临时,所有人都在家里睡觉了,村子里的几条狗互相追赶着跑去了别的山头。整个村庄里回绕一阵干燥的风。
 等到最后一扇窗户里的灯熄灭了,阿凯在山冈上活动了一下筋骨,提了提胆,准备好了一些麻醉用的粉末便出发了。
 他来到事先锁定好的目标家里。因为他知道,像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山村里,能拥有一辆自行车,必定是家中有些钱的,阿凯小心地从围墙上翻进了院子,堂屋的门并没有锁,他便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明亮的月光透过窗户使周围的事物清晰可辨,阿凯一进门便看见了那辆自行车。似乎是因为骑过太长的时间,颠簸过太遥远的距离,自行车的两个轮胎早已没了气,而那车轮也已不是完全的整圆,仿佛是它在诉说,它所承载的主人命运的一生坎坷。周围除了这辆自行车便还有一张小桌子,边上有三张板凳,冥冥之中,阿凯看到了一个三口之家。他摸了一下那张桌子,却发现上面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心中不由地凝重了。
 阿凯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另一扇门,一阵熟睡的鼾声弥漫着整个房间,他知道,这便是那个女人的房间了。他拿出事先备好的麻醉粉末,小心地送到那女人的鼻尖前,粉末全被吸了进去。再等一会儿,等药效发挥了,他便可以放心大胆地翻箱倒柜了。
 可是,这个家里的男人呢?阿凯放心不下,在进行一番搜索后,却发现这间房子就只有这两个房间和外面一个院子,除了这个女人之外还有一个婴儿,已再无他人了。也许就只有这个女人和她的孩子一起生活吧,阿凯这样想着,再次走进了女人的房间。
 房间里有一张柜子,上面零乱地摆着一些物品。阿凯观察了一会儿,却发现有一个相框正和他对视着。他拿起相框在月光下端详了起来。这是这个女人的新婚照,那时她还未脱离青春的朝气,粉红的脸蛋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而她身边的丈夫却似乎白得有些过分,阿凯看不出他究竟有多白,只是觉得这个男人的脸上散发着他熟悉的气息,一种夹杂着可怜的虚弱。阿凯放下了照片,他没敢再看下去,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病危的父亲,那是一种和这照片上男人一样的面容。
 阿凯打开这张柜子上仅有的一个抽屉,里面七零八落地躺着一些药盒。他拿出里面一本册子。在没有丝毫污浊的月光下,那本册子在阿凯的手里是那么的显眼,白色的封面上赫然印着一个鲜红的十字,一行阿凯所熟悉的医院名称仿佛流淌出它所禁锢的黑暗长河,它是所有疾病的根源,是所有痛苦的尽头,只是此刻它在阿凯的手里又仿佛如一束耀眼的光芒,微带刺痛地勾勒出这所有的一切。阿凯知道现在这家医院里躺着的除了自己的父亲之外还有这个女人的丈夫,甚至连他们所患的疾病都一样,都是慢性致命却无彻底根治方法的肺癌,一点一点残噬着他们的生命,也残噬着他们亲人的心血。如果他们想放弃却只会在他们亲人心里扎根下更坚定的信念,哪怕是去偷、去抢也要将他们从病魔的手中拯救出来。阿凯觉得已再无回头之路,纵然这个女人的丈夫和自己的父亲都需要钱去救治,但他知道自己不会失手。因为他已不需要什么理由。
 他在抽屉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把用皮筋扎着的钞票,都是面值很小的纸币,虽然钱不多,但也能维持一阵。他决定离开这里,可是一阵微弱而又急促的声音将他定格住了。那是那女人孩子的哭声,此时却像一股来自远方的暖流,充溢着整个房间,然后将阿凯的心包围。阿凯慢慢走向那个孩子,短短的几步路他却像走了一整个世纪般漫长,而此时在他脑海翻腾的,是无数次在他的孩子面前立下的誓言:爸爸一定将爷爷从病魔手中救出来……。他望着这个孩子的脸,突然想到是不是这个女人也曾对着这个孩子立下过和他一样的誓言。孩子的哭声渐渐淡去。又开始变成沉睡的模样。阿凯看向孩子的母亲,如今她的脸上早已不复青春韶秀,只有岁月烙下的痕迹。阿凯仿佛看到她每天骑着自行车为了自己的丈夫而奔波于茫茫山路中的背影,这是他见过的最高大的背影。阿凯意识到自己得做点真正有用的什么,而不是输给这个女人,更不是去偷、去抢,而是他还来得及的完全有能力的付出。
 那倒映着厚重阴霾的黑暗长流啊,你流经了多少人的心底,又有多少人真正明白你的意义?或许只有那些深深领略过你情愫的人,才会真正找到只属于你的美丽。
 清晨,阿凯站在山冈上,面朝着那已跃出山头的朝阳。他已没有了昨夜的慌张,也忘却了那些沉重的迷惘,而那开满山头的艳阳花啊,朵朵都是他的希望。
爱,逃不掉
高一(3)班 薛 沛
    “程小芮,今天你给我留下来。”
又是母夜叉兼班主任陈老师,小芮特别讨厌她,已经有几个礼拜,小芮被迫把放学之后的“通宵”打游戏计划改成“通宵”写作业了。
 “陈老师,为什么又留呀!今天,我可没迟到,上课没讲话、没睡觉、没讲脏话更没打架吧?”小芮试图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驳回自己的自由。“那你今天有抄作业吧!”“可那,只是抄改的作业呀!?”“那可是抄呀!什么都别说了,留下吧!”“哎哟喂,倒霉。”小芮满怀着不满与怨恨坐在了位置上。
 过了三个礼拜之后,小芮实在受不了了,他觉得自己已经被捆得发怵了,他终于挣脱了僵绳,“老师,今天我不留了,再见。”小芮不等陈老师发话,就已经冲出了教室,奔向了久违的游戏厅,可是,小芮却发现玩得没以前尽兴了,是习惯了“通宵”写作业,还是对陈老师每天晚上的艰辛的一种愧疚?
 第二天,陈老师居然没有找小芮,但还是会每天让小芮留下来,虽然小芮心中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出于良心(也许吧)他还是会留下来。一天,小芮趁老师上厕所的功夫,准备偷溜,无意间瞄到讲台上有一本精致的日记本,好奇心使小芮去打开了它:
 “×年×月×日,小芮是个聪明的孩子,我可不能让他毁在我手上啊!让他晚上留下做作业?那他会不会讨厌我?哎,不管了,讨厌总比毁了他好吧!”“×年×月×日,今天,小芮忍到了极限了吧!他逃了,想追,还是不要了,这两天他也被我逼够了,让他放松一下。”“×年×月×日,和他分手了,原因是原本属于他的晚上却给了学生,不过我不后悔。”小芮的眼角湿润了,这时走廊上传来了高跟鞋的踢踏声,小芮迅速合上了日记,坐回了位置,陈老师回到了讲台,继续批阅作业,不知怎的,这时的陈老师在小芮眼里成了天使,小芮看她充满着感激与愧疚。从此,他总会主动留下来做作业。
期末考成绩下来了,小芮奇迹般地从倒数第二名的宝座移到了前十名。这时,小芮把早已准备好的感谢信和礼物放在了陈老师的桌子上。
原来,我可以做得更好
高二(4)班 孙 文
    我想,做为一名医生是不可以有任何失职的情况出现的,所有被病魔缠身的生命都需要我们用最衷诚的心去拯救。没有用如果来修饰的意外,那些给别人带来痛苦的疾病若不能在我们手中得以抚平甚至只是减轻,那我们将是一个最失败的医生。
 而我不久前,便是一个失败的医生。
 海平是我进入医院工作后第一个主治对象。之前,我已经跟着几位经验丰富的老医生参加过许多次脑肿瘤切除手术,我也仔细地记录下了过程中应注意的一切细节。之后,便是轮到我独自奋战。
 一切似乎很顺利地结束了。手术后,我推着处于麻醉中的海平,他的脸因为疾病影响显得十分苍白。那时,我想,他应该会很快就会康复起来,因为等着他的,还有他的妻子和未就学的儿子。
 可就是这样让我们举手无措。手术后的那一个晚上,海平便停止了他那本就微弱的心跳。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当时我的心情,就像一极重磅炸弹在我脑海炸开。而造成他死去的原因便是我作为一名医生最大的疏忽,我居然将缝合伤口用的钢针留在了他的脑内,那该是有多么的痛苦!
 值班的护士和我一起接受了医院的处分。那位护士竟然在看护时睡着了,但最主要的责任完全在我,我没有理由逃避,我也没有逃避,可我该拿什么,去面对那一对渴望亲人归来的母子?
 当我遇见我第二个医治对象时,我还没有从海平的阴影中走出。自那件事以后,医院里的其他医生就从未正眼看过我,而当我想主动去参加那些老医生的手术时,他们总有理由把我拒之门外。
 直到我遇到这个孩子,也就是我第二个医治对象,他因为病情尚轻,其他医生正好都有手术要做,所以便分配给了我。
 他说他叫乐乐。我看着他阳光灿烂的脸,心里一阵莫名的酸楚。还是个孩子,将来的路还那么长,而现在却承受着可能将来都承受不了的病痛,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医好他。
 我把所有的资料全部都找了出来,没日没夜的翻看,也不顾那些吃饭时偶尔向我投来的白眼,我只知道,我要做好做成功这个手术。动手术那天,我跟乐乐打了个赌。我问他手术完成后第一个会见到谁,我以为他会说是妈妈,而他却道出了我的名字,这让我感到很惊讶,于是我便和他下了赌,我说他会见到妈妈,他说会见到我,但不管谁赢,我都一定会让他笑着醒来。
手术开始后,我每一个动作都是很小心,生怕哪里会出意外,一旁的护士不停地为我擦着汗。我知道这里的每个人都很紧张。对于年龄小的患者来说,像这样的手术是很危险的,但我本着最初始的信念,一点一点在完成着这个手术。
等我将伤口仔细地缝合好,确认一切都无误后,手术灯熄灭了,这回又是我推着手术车向病房走去。本应该是由护士来照看乐乐的情况的,但我还是坚持坐在乐乐床边,对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做着准备。
我也不知道窗外的时间是过了有多久,我也不知道视线已模糊到了何种程度,但唯一令我抑制不住心情的便是我眼前的这个小家伙,正用他那一双天真的眼睛看着我。后来有陆陆续续进来的人,我想这次是成功了,因为我感到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